首页

城市对青年更友好,青年在城市更有为

2024年02月06日 10:33 来源:光明日报

城市对青年更友好,青年在城市更有为

——广东深圳先行示范打造青年发展型城市

光明日报记者 严圣禾 光明日报通讯员 谭凯文 黄枫晴 韦彦汐

当代中国青年生逢其时,施展才干的舞台无比广阔,实现梦想的前景无比光明。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青年兴则国家兴,中国发展要靠广大青年挺膺担当。党的二十大报告也明确提出,全党要把青年工作作为战略性工作来抓。作为全国知名的“青春之城”,深圳14~35岁青年常住人口达801.9万人,占全市常住人口的45.66%,常住人口平均年龄32.5岁,构建青年发展型城市意义凸显。2024年深圳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建设青年发展型城市,让深圳永远朝气蓬勃、永葆无限活力”。

近年来,深圳市以打造青年发展型城市为契机,通过聚焦“友好”和“有为”两个方面,将青年发展工作纳入深圳经济社会发展工作全局,打造青年创新创业的多层次平台,建立面向青年的优质均衡公共服务体系,满足青年多样化、多层次的发展需求,努力实现“深圳对青年更友好,青年在深圳更有为”的城市愿景。

栽种青年融入城市的“梧桐树”

早晨的深圳,贯通城市东西的大动脉地铁一号线人流如织。从位于宝安区中心城区的宝体站出站,步行不到5分钟便来到粤港澳大湾区(宝安)青年驿站。

干净的楼道、敞亮的房间、温馨的床铺,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能有这样舒适且免费的住处。

“我一直向往深圳这样充满活力的大城市,所以大学毕业后就毅然决然地过来了。说实话,家人还是比较担心的,因为我在这边一个亲戚朋友都没有,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00后”海南小伙符修溥告诉记者。

举目无亲、囊中羞涩、心里没底,是很多年轻人刚来深圳闯荡时的真实写照。“为帮助来深毕业生解决求职难、租房难等问题,我们从2013年开始联合各区团委、人力资源及住建部门等单位开办公益性的青年驿站,为在深圳没有住处的应届毕业生或毕业一年内的大学生提供七天免费住所。”深圳团市委发展和权益部部长李述广介绍,目前深圳各区共有12家青年驿站,累计服务大学生9万余人。

“我觉得青年驿站对来深圳求职的我而言是一个特别重要的缓冲。因为它不仅解决了我住的问题,而且和站友们的交流也让我学到了很多面试经验,很快我就找到了称心如意的工作。”符修溥用缓冲、学习、融入这三个关键词来总结他在青年驿站的居住经历。也正因如此,七天过后他还是居住在同一栋楼里的青年廉租公寓,每月700元的房租还不到周边市场价的一半。

来自贵州的陈奕欣也是宝安青年驿站的忠实粉丝,2023年8月,他在驿站入住七天后遇上台风天气,宝安团区委又主动给他延长了三天免费居住的时间。“过去总以为‘来了就是深圳人’只是一句口号,这次我是真切感受到了。现在我已经申请到深圳户籍,目前正在一边工作一边复习考研,我一定要在这里实现自己的梦想。”陈奕欣坚定地说。

1999年出生的深圳本地小伙儿李忠毅出来租房是为了更自由。他和女朋友都刚参加工作,收入有限,因此只能将目光锁定房租相对便宜的城中村。“我小时候对城中村的印象就是脏乱差,但是当我看到安居微棠的项目时,我们立即就决定要住在这里。”李忠毅说。

确实,在龙华区民治街道白石龙村,看到改造一新,配备了健身房、图书室、共享厨房、咖啡吧、活动厅等社区服务空间的安居微棠租赁房后,你很难不动心。项目经理桂贤虎介绍,作为深圳市人才安居集团的下属企业,安居微棠的目标就是在深圳打造宜居青年社区,致力于为在深圳发展的年轻人提供可支付且宜居的生活空间。

李忠毅兴奋地告诉记者:“居住体验特别好,硬件配套齐全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入住之后就像是加入了一个大家庭,周围全是年轻人。安居微棠的App里会有很多活动发布,小伙伴们还会组建各种兴趣群。我就参加过社区组织的环保活动,闲暇时就和观影群的朋友一起看看电影。”

“四十多年前,一批批来自祖国各地的热血青年,把青春与汗水挥洒在深圳这个‘梦想之城’,书写了无数传奇。今天,深圳依然敞开胸怀,欢迎每位来自五湖四海的有志青年。”正如宝安区青年驿站给入住青年的一封信里所写的这样,深圳至今仍然吸引着无数热血青年前来湾区逐梦、建功新时代。

打造吸引港澳青年的“梦工场”

青年人是国家的未来,梦工场是圆梦的地方——在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场将近20万平方米的创业园区,汇聚着数百位来深圳逐梦的港澳青年。

“来内地创业前,我去过很多创业基地考察。但因为前海这边的城市环境、创业条件很优越,工作人员也非常高效热情,前海也针对香港企业和港澳青年推出了很多优惠政策,我觉得我的创业之路要从这个地方开始。”从来到前海实地考察到决定在此创业,香港青年林乐儿和她的智能造餐机创业团队只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

作为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林乐儿在来到深圳之后,同样也面临着住房、交友等问题。“还好我申请到了人才房!”人才房便捷的地理位置、友好的租金价格为她缓解了不少经济上的压力。2023年12月,林乐儿还参加了深圳团市委举办的深港青年人才国情研修班。提起为期3天的培训经历,她感到非常幸运:“那是我第一次参加这个类型的活动。我不仅认识了许多各行各业的朋友,还对内地有了更全面的了解。”

相较于去年才来深圳的林乐儿,周盼已在深圳生活工作了三年。他在2021年参加香港特区政府推出的首期大湾区青年就业计划,首次回到内地工作生活。“我很看好前海的发展前景,所以留在了深圳。”周盼介绍,自前海梦工场成立以来,市委、市政府发布了《深圳市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管理局关于支持港澳青年在前海就业创业发展的十二条措施》等一系列举措,帮助港澳青年更好更快地融入深圳。

一座吸引青年的城市,不仅是有发展机遇的,也是有温度的。回忆三年的深圳生活,让周盼最为触动的是每逢传统佳节,梦工场都会组织留深港澳青年一起聚聚,关心帮助他们的成长生活。

在距梦工场20公里的深圳河畔,也坐落着一个科创园区。它与福田口岸之间不过地铁一站地的距离,园区内高楼林立,环境优美,隔河而望便能看到香港米埔自然保护区大片的湿地滩涂。这就是河套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深圳园区。

“我感觉深圳什么都好,离香港很近,平时生活也更丰富多彩。我很喜欢看展,深圳的各种展览特别多,我经常会和朋友约到购物公园、创意文化园这些地方逛逛街、看看展。”在英国读高中、在澳大利亚读大学、如今在河套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工作的香港青年郭晓敏对目前的生活很满意。

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青年们的精神文化需求也日益增长。如今,城市软实力已经成为年轻人选择发展城市的重要参考。深圳多彩的文化活动、“十大特色文化街区”等高品质文化创意空间也在不知不觉中吸引着更多港澳青年的到来。

跨过深圳河,逐梦大湾区。深圳不仅是筑梦逐梦圆梦的青年梦想之城,也是宜居宜学宜游的青年首选之城。越来越多港澳青年拥抱深圳的土壤,在这里生根发芽,开出多元创新的花。

成为青年创新创业的“合伙人”

横贯深圳龙岗区东西部的龙岗数字创意产业走廊,是深圳市委、市政府“20+8”产业集群规划中数字创意产业“一核、一廊、多中心”的生动实践。位于坂田街道的天安云谷作为其中最早建成、业态成熟的产业园区,吸引了一批批年轻人在此开启“0到1”的创业历程。

2018年,来自广西的石杰和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创立了颐新影业,并于2019年入驻天安云谷堆栈孵化器。在堆栈孵化器内,颐新影业的办公场所并不算宽敞,团队规模也不大,但凭借年轻团队的干劲和来自所在地政府、创业园区的支持,颐新影业首部电影作品《逆境追凶》一经推出便入围第13届澳门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并入选“广东优秀电影推介会”名录。

“其实刚开始提出要拍电影时,身边并没有太多人看好这事。”和大部分创业青年一样,从零起步的石杰在创业初期也面临融资困难、竞争激烈等问题。幸运的是,依托深圳普惠小微的良好融资环境,石杰顺利拿到了第一笔融资,电影得以顺利开拍。“后期电影宣发过程中,也得到市、区宣传部门有关影视文化产业的政策服务支持,比如电影首映礼的活动经费补贴、官方渠道的宣传推广。正因为有这些政策的支持,让我们这些青年人更大胆放手去干。”石杰说。

2019年,现象级国漫《哪吒之魔童降世》斩获50亿元票房,影片最后天劫云降临的画面,成为全片亮点。这团逼真的大云朵,就来自天安云谷的洛克特视效科技有限公司。

天劫云的制作难度非常高。面积约九平方公里的乌云用传统的特效制作方式远远不够,当时的电脑算力完全跟不上。“这时我们扎根深圳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深圳高新技术企业和科研机构云集,我们找到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的一个研究团队。他们一听我们是做电影特效的,遇到了技术难题,二话不说就答应一起参与研究。真是太难得了,一批研究员、博士、硕士不图名利,满怀激情凝聚在一起跟我们一起搞创新。”洛克特视效创始人聂华军感慨道。

历经七年磨炼,洛克特视效已成长为龙岗区重点文化科技融合标杆企业,在龙岗区和天安云谷的支持下,牵头打造深港国际影视后期制作基地,聚焦影视工业,完善数字创意产业链,助力打造粤港澳大湾区首个数字影视制作先行示范基地。

良好的创新创业环境让不少有为青年在深圳取得事业成功后也努力回报这座城市。如今,聂华军以龙岗区政协委员的身份,为数字创意产业发展建言献策;腾讯公司的青年设计师团队,在设计前海总部时,将“无障碍”的设计理念运用到诸多细节,体现了青年设计师对城市人文关怀的思考;中建二局二公司的“80后”总工程师刁鸿鹏,带领数百名青年建设者日夜奋战在南山智造红花岭基地项目工地,争取早日让深圳这个重点“工业上楼”项目建成投产。

“我们会继续扎根在深圳,步履不停,不断解决行业痛点,不断突破创新。”聂华军说。

“深圳对青年很友好。不管你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也不管你来得早还是来得晚,只要你足够努力,就一定会有所收获。这座城市就是年轻人干事创业最好的‘合伙人’。”刁鸿鹏说。

《光明日报》(2024年02月06日05版)